• 信息课在农村怎就成了长不大的
  • 2009-5-18 浏览() 【
  • “豆芽课”——是很多农村教师对信息技术课的戏称,意思是说信息技术课像豆芽菜似的柔弱不堪、长不大。

      罗勇磊是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王村初级中学的信息技术专任教师。他们学校有七八百人。他发现,有了硬件的支持不足以让信息技术课茁壮成长。太多的软件在扯后腿。

      有四五年时间,小伙子上课挺“折腾”:学生在一楼教室学计算机理论,上机实践再去二楼计算机教室。

      原因是1998年学校买了30台计算机。当时的校长担心黑板板书产生粉尘太多影响计算机的使用,干脆让人敲掉了教室里的黑板。所以上这门课,学生们只能楼上楼下跑。

      还有,上机问题。

      计算机是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课程。湖北古城中学约有2400名学生,是当地最大的一所初中。1997年学校配置24台486计算机。学校有两位信息技术专任教师,郭大春是其中的一位。他记得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8个班,一个班六七十人。郭大春一周要上10节课,每个班的学生都是一周一节课。这样平均下来,几个学生共用一台电脑,一周如果能摸上几十分钟的电脑已经不错了。

      资金向来令人头疼。

      买了电脑没几年,罗勇磊所在的学校就有将近1/3的机器出了毛病。学校咬咬牙,拿出9000元钱,把它们组装好了,新上马的机器运行速度之慢让人不敢恭维。

      师资力量更让人担心。

      体育老师、物理老师、化学老师、政治老师……构成了信息技术专任教师的来源。“只能说我大体明白,能操作计算机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信息技术老师说。当年,他是政治教师,因为对计算机感兴趣,又不太看好自己的专业前景,转而做了信息技术教师。

      尽管“豆芽课”没能茁壮成长,可对很多学校来说,“这门课程成了门面上的装潢。有人参观,告诉他们,我们有机房,这是我们的校园建设。”一位常年从事教师培训的业内人士感慨,“问题是,信息技术课不是用来装扮学校脸面的”。

      升学不考就没有地位 信息技术课始终是配角

      如果把信息技术教师这个头衔放到大学里,应该属于最热门专业的教师之一。不可否认,这个学科已经渗入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可到了中小学,尤其是农村,这个光鲜的头衔却很不吃香。尽管,它的“光临”是希望给这方水土带来现代化。

      学校就不重视。

      与别的学科一样,信息技术也有一些研讨会。一位信息技术教师苦笑,这些研讨会的通知发到教师本人手中的时候,学校不太愿意掏钱。如果语文、数学、外语这些主课还能提高教学质量,信息技术课与教学质量又有什么关系呢?

      同事们也不重视这门课。

      一位年轻的信息技术老师刚参加工作,每天积极张罗备课,批改作业。结果别的老师很不理解:你还改什么作业啊?计算机课不就是玩吗?

      学生们也不理解。

      老师在台上讲程序,学生在下面不满意:老师,你讲的我们听不懂,我们要上机,上机。上了机,很多学生更积极的是怎样上网玩游戏。老师劝学生认真学习,可那边老师稍不注意,这边学生又玩上了。

      学校一般到期末都会发一些奖金。对很多学校来说,信息技术课是小课,与主课的数量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    “在中学,不升学就没有地位。”一位老师道出其中酸楚。

      “学校里每个人对计算机课有不同的认识:校长认为它就是一个打字机,后勤部门认为它是一个工作表,年级主任认为是个名次表,教导主任认为这是一个排课表。”一位老师苦笑着总结自己课程的定位。

      华中师范大学师资培训中心副主任黄荣洲总结:“大部分信息技术教师都不被重视。它没有纳入考试的指挥棒,始终是个配角。”

      教育技术将是教师最重要的公共技能

      对很多信息技术老师而言,他们在学校充当这样的角色:网络管理员或者电脑维修工。

      “你错了!”黄荣洲很严肃地告诉向他抱怨的老师:“如果只是一个网络维护,哪儿都能找。但是你们必须知道自己的角色,你们是教育现代化的推进器。你们所从事的工作不仅仅是维修,不仅仅是满足网络的正常运转,而是投身到教学中来,为其他科目的老师提供技术支持!”

      实现教育信息化必须以硬件信息化为基础,但是简单的硬件信息化并不意味着实现教育信息化。

      理想需要实力的支持。

      去年7月,一个名为“教育部—微软公司‘携手助学’”百间计算机教室启动仪式在北京正式启动。到去年年底,50间计算机教室在西藏、云南等十几个省、自治区的农村相继投入使用。他们学习的课程之一就是如何利用计算机更好地为各种教学服务。

      教育部师范司的一位负责同志说,不论哪种合作,最终目的都是使信息技术教师达到3个层次的角色要求:一是授课能力,二是网络设备管理与维护,三是对其他学科的老师提供技术支持。

      这种培训也在其他的省份以不同的形式展开,越来越多的教师将接受这样的培训。

      “教育技术将是教师最重要的公共技能。”这位负责同志说。

      罗勇磊对自己的发展也很有信心。他参与了“携手助学”项目的培训。如今,小罗几乎成了学校里最忙碌的人。很多老师家里买了电脑,可以作课件。他们纷纷请小罗过去指导。

      信息技术的应用正缩小着城乡差距。教育信息化的前景令人向往。但是,很多困难不容回避,比如,怎样把计算机这种工具深入到学科教学中,不是简单的多媒体应用,而是真正的互相交流;怎样保证能有高质量的信息技术教师。

      魏宏是云南教育厅师范处副处长。去年年底他来到香格里拉县一所中学,老师正在通过互联网与世界各地的老师进行交流。那是两个世界、两个时代的交流。

      这种信息技术带来的革新让苦孩子出身的魏宏突然感到了一种震撼。他呼吁:“这些信息技术教师就是火种,现在火种就在那里,等着我们去点燃呢!”

     

    转自:中国青年报

  • 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】 【打印
  相关文章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
  • 网友评论
  • 登录 现在有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
  • 标题:
  • 内容:
  • 验证码: